他深深留在我们心中——回忆北京矿业学院院长吴子牧

发布日期:2021-04-01 浏览量:

北京矿业学院时期,吴子牧担任院长,他对学校的建设与发展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也是我们学校应该引以为豪的领导。

我和子牧同志在一起共事前后达12年之久,初次相识是在1954年的夏天。当时,我被分配到北京矿业学院在他的领导下做党的工作。1961年,子牧同志调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大学科学工作部部长,我也于1963年奉调到北京市教育局工作,不久,北京市成立高教局,调我去任局长,又在子牧同志领导下工作,直到“文革”爆发。

在与吴子牧同志共事和相处中,我深深地了解了他,认识了他,并由衷地敬佩他。

吴子牧同志的政治理论水平和政策水平都很高。他善于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分析问题、认识事物,因而,善于把党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同高等学校的实际情况结合起来,并认真贯彻执行。

他经常深入基层,调查研究,掌握第一手材料,因而对问题的分析和处理都比较果断准确。他待人热情诚恳,善于听取不同意见,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善于同知识分子交朋友。

他对矿院的建设和发展,以至对中国煤炭教育事业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的贡献。子牧同志离开我们已经整整20年了,他的音容笑貌,他的业绩仍深深留在我们的心中。

(一)

子牧同志是创建北京矿业学院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1952年,学校搬迁到北京,改名北京矿业学院。那时,一切都要从头做起,建校舍,聘教师、设置专业,制定教学计划等,都要他过问和谋划,并亲自指挥、落实。到1954年我来矿院工作时,一切都已初具规模,这是他日夜操劳,和教职员工一起勤奋努力的结果。他对学校的思想政治工作、教学工作、科研工作、学生的体育锻炼、文化生活等等,都倾注了大量心血,使学校的各项工作蒸蒸日上。

在首都西郊的八大学院中,矿院是办得较好的一个。我记得当时的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刘仁同志曾经说过:“市委对北京矿业学院很放心!”

在子牧同志领导矿院工作的八、九年中,矿院为国家培养了数千名毕业生,在煤炭工业战线上都成为技术业务和领导骨干,发挥了重要作用。燃料工业部以及后来的煤炭工业部的领导同志对子牧同志在矿院的工作都是很满意的。

(二)

子牧同志在办学过程中一贯强调和认真地,不折不扣地贯彻执行党的教育方针,他根据党的教育方针,结合煤炭工业教育的特点,以及根据多年来办学的经验,在1959年前后,提出矿院培养人才的六项目标,对学生的政治思想、业务水平,实际能力,道德品质,身体素质等都提出了具体要求。这个目标的实施,大大提高了学生全面发展的素质。

子牧同志结合煤炭工业工作条件比较艰苦的特点,除着重抓思想教育和教学质量外,特别强调矿业学院的学生要有较强的身体素质。他认为学生要在学校学习得好,将来到工作岗位上工作得好,前提是要把身体锻炼好,这是学习好、工作好的基础。因此,他十分重视学生的体育锻炼和课外体育活动。

他除了倡导群众性的体育活动外,还抓了学生业余体育队的建设,开展的体育项目很多,如田径、体操、游泳、球类、射击、摩托、登山等,这些体育运动项目的开展,取得了突破性的成绩,当时在北京市影响很大。比如,北京市一年一度的春节环城赛跑,矿院曾取得9次冠军。在1958年北京市高校田径运动会上,总成绩超过体育学院、清华大学等体育实力很强的学校。男女篮球队也曾在高校比赛中分别获得过冠军。1958年国家体委授予北京矿院“全国体育运动红旗学院”的光荣称号,并颁发了奖旗。当时的体委主任贺龙元帅曾接见子牧同志和我,给予鼓励。通过体育锻炼和体育竞赛,不仅增强了学生体质,而且培养了学生的荣誉感,拼搏精神,集体主义精神,培养了学生的好作风和良好的精神风貌。

最近,我见到许多当年毕业的同学,他们现在都已年过半百了,但仍然精力旺盛地在煤炭战线或其他各条战线上担负着繁重的工作任务。他们对我说:“现在我们有一个强健的身体和良好的精神状态,得益于在学校时体育锻炼打下的良好身体素质基础。”

子牧同志在搞好学生的体育锻炼方面确实是呕心沥血的,他经常在百忙中抽时间到操场上,到体育队去,鼓励大家努力锻炼身体,提高运动成绩。高校运动会、球类比赛等,他再忙也要亲临现场。有时甚至担任球赛的“场外指导”。一个学院的院长能如此关心学生的体育活动,确实给了同学们很大的鼓舞和力量。

(三)

子牧同志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认真贯彻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在建校初期他就从全国各地广揽人才,后来他又注重从校内培养、选拔人才。经过几年的建设,北京矿院建成了一支适应煤炭教育事业发展、老中青结合、力量雄厚的师资队伍,促进教学质量不断提高。

子牧同志既注意发挥老教授的作用,经常与他们商量教学中的问题。虚心听取他们的意见,又十分注意培养中青年骨干,使他们尽快成长。注意选拔优秀中青年教师到教学领导岗位上担负重任。许多中青年教师很快成长为系或教研室的负责人,成长为学科带头人,在教学科研工作中取得了重大成就,成为煤炭工业系统知名专家。

子牧同志十分注意保护老知识分子,在政治运动中,注意政策,掌握分寸,不搞过火斗争。在1957年反右派斗争中,对说了一些错话的老知识分子尽量予以保护。在研究处理方案的时候,他总是强调,对这些老知识分子要历史地、全面地看待,要肯定他们过去对国家、对人民作出的贡献,而不能只看一时说了一些错话,在批评教育之后,尽量不划右派。但当时因受全国政治形势的影响,也伤害了其他一部分同志,使他们在思想上、精神上,在很长的时间内,都受到了压抑。子牧同志当时在学校内作为一个主要领导者负有责任,而我们党委一班人对此也都负有责任。这一个历史教训,我们应深刻记取。

(四)

子牧同志非常重视学校党的建设,强调发挥基层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模范作用。在所有教研组都建立了党支部,注意发展优秀教师入党。同时在学生中也注意发展党员并建立党的组织,在高年级中有不少班级以班为单位建立了党支部。他还要求教师中的党员做党支部工作的同时,兼做思想政治工作,要做到“双肩挑”。

在加强党的建设中,子牧同志非常重视党员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学习,进而带动全校教职工、学生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热情。除了搞好马列主义基本理论课程的教学,专门聘请马列学院、中国人民大学的优秀毕业生来校任教外,还开办了马列主义夜大学,教师、学生都踊跃参加,子牧同志亲自带头讲课,其他领导同志也去讲课。那时,矿院上上下下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风气很浓,不仅促进了学校党的思想建设,也促进了整个教师、学生、员工队伍的思想建设,提高了全院教职工的政治思想素质。

1987年,我到深圳观看第六届全国运动会的比赛,碰到了毕业于北京矿院的深圳市委宣传部部长杨广慧同志,他告诉我说,现在之所以能胜任宣传工作,全靠在学校学习时打下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基础。不仅仅是杨广慧同志,对其他很多老北矿毕业的人来说,恐怕都是如此。

作者简介:魏明,自1954年开始,曾任北京矿业学院党委书记、副书记、副院长,北京市高等教育局局长、党组书记,北京市体委主任、党组书记,北京市体育总会主席,中国棒球协会主席,亚洲棒球协会副主席,全国体育总会副主席,北京市顾问委员会委员。


上一条:武怀让:鲜为人知的革命烈士 下一条:矿大学生的爱国传统(下)